佛山市南海区人民代表大会
当前位置:首页 > 代表工作
梁凤仪:将民意转化为建议
发布时间: 2016-03-04 10:02:43   来源:区人大

 

(转载自:珠江时报  2016年3月4日  http://szb.nanhaitoday.com/zjsb/html/2016-03/04/content_307060.htm?div=-1

全国人大代表梁凤仪呼吁为企业减税负,让居家养老纳入财政预算,实行多级弹性退休

  “我现在55%的时间做公司的工作,45%的时间开展社会上的工作。别人休息,我可能周末还要工作。”梁凤仪说起自己的日常时间安排。

  作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梁凤仪在每年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将自己了解的民意心声转化为建议。

  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明日正式开幕,为了参加本次大会,梁凤仪经历长时间精心调研,完成了4份建议。其中,包括市民关心的延迟退休问题以及社区养老服务。

  对于这些建议,她多次深入社区与群众交流和收集意见。在春节前便开始着手撰写这几份建议。其中关于社区养老服务的建议,至今已八易其稿。

  建议点击

  ●企业减负

  建议从全国层面出发,自上而下地作出反应,降成本、助融资、促创新、拓市场、强保障等。

  ●弹性退休

  建议实行退休金分级制。比如,有人能够工作到65岁,享受的退休金就相对更高,不能工作到65岁,则划分退休年龄区间,分级享受退休金。

  ●社区养老

  建议国家能够从社区养老的环节入手,将政府购买社区养老服务的资金纳入到财政预算中。政府应购买的养老服务,包括老人饭堂、老人活动中心、社区医院(医疗站)以及医护人员上门服务、平安钟服务和家居清洁等方面。

  ●延长村(居)委任期

  希望每届村委会、居委会任期由3年改为5年,通过延长任期以确保基层自治组织的稳定发展。

  呼吁实施低税费为企业发展减负

  “让企业生存,才能谈得上负起社会责任。没有合理的生存环境,企业什么都没法做。”

  对于制造业而言,2015年可谓机遇和挑战并存。一方面,国务院颁布了《中国制造2025》作为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以最高政策的形式被予以鼓励。另一方面,经历了过去一年的经济“严冬”后,国内大批企业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作为一名“老南商”,梁凤仪深知当前企业发展外围环境的严峻,也对企业所背负的税费感到忧虑。

  以制造业安身立命的佛山,针对这一现状已经出台了不少惠企政策扶持企业挺过难关。正如梁凤仪所说的,佛山市去年召开了民营企业家大会,其中提出的降成本、助融资、促创新、拓市场、强保障等措施,“为企业带来了温暖。”但她也清楚地看到,佛山市作为地方政府,出台的惠企政策毕竟只能在地方的层面上做文章,要从根本上为企业减负,还得从全国层面出发,自上而下地作出反应。

  “企业一谈到税费问题就很激动。我记得在一个珠三角企业家调研专题会上,有企业家提出‘只有政策红利才能帮到我们制造业’‘低税费,才是对制造业真真正正的支持’这两句话让我很震撼。”震撼之余,企业的普遍心声也被梁凤仪听懂了。于是,她决定将调研所得写成一份名为《建立低税费制,促进现代制造业发展》的建议。

  梁凤仪认为,当前鼓励做强现代制造业,但很多企业目前还看不清楚转型升级的方向。同时由于受到经济下行的压力,企业的内外环境都比较严峻。“企业成本是企业竞争的基本要素,如果企业成本高企不下,产品在市场上便没有竞争力。”

  作为一名企业家和人大代表,梁凤仪明白企业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让企业生存,才能谈得上负起社会责任。没有合理的生存环境,企业什么都没法做。”她希望,在当下充满挑战的环境,政府能够与企业共渡难关。

  希望社区养老纳入财政预算

  “我希望国家能未雨绸缪、循序渐进,为老人养老服务资金作出有计划的支出,为老人的基本养老服务作‘兜底’支出。”

  一如既往,梁凤仪今年也提出了关于社会民生发展的建议。在这次陪同她一起赴京的4份建议中,有两份均与老人有关,其中一个便是关于建议社区养老纳入的财政预算。

  “这么庞大的老年人队伍,但国家在养老服务费用上支出却很少。我希望国家能未雨绸缪、循序渐进,为老人养老服务资金作出有计划的支出,为老人的基本养老服务作‘兜底’支出。”

  因此,梁凤仪希望这个“兜底”支出能够纳入到国家的财政预算中,成为保障老人退休养老生活的稳定支持。

  为了撰写这份调研,梁凤仪走访了广州市的松鹤养老院,开了几个座谈会,向养老行业从业者、老年人等作详细的调研。根据调研,梁凤仪指出,公立的养老机构服务水平相对较低,而民营的养老服务能够提供较高质量的综合服务,但是收费更高,达到4000多元,更高档的甚至上万元。“很多老人都向往,但对于大部分老人来说,这并不现实。”

  为此,梁凤仪建议国家能够从社区养老的环节入手,将政府购买社区养老服务的资金纳入到财政预算当中。具体而言,她认为,政府应购买的养老服务包括老人饭堂、老人活动中心、社区医院(医疗站)以及医护人员上门服务、平安钟服务和家居清洁等方面。相较于高额的民营养老服务,梁凤仪认为,这些服务都是满足老人基本需求而费用相对低廉的服务。“政府需要以政策引导老人选择居家养老的形式,这样能够解决养老院床位不足的问题。”

  梁凤仪的建议中提出,当老人能够在当地实现养老时,同一范围的老人能够共同在老人活动中心活动,在老人饭堂进餐,可以形成老人之间相互照顾的关系。在国外,这种关系已经发展出一种名为“同居养老”的模式。

  梁凤仪表示,在此基础上便可以建立“养老服务积分制”。当形成相互照顾的关系后,可以通过积分制鼓励身体健康、力所能及的低龄老人照顾高龄老人,例如送饭、清洁、看护接送等,将服务折算为积分后记录在册,待年龄渐长后可凭借此前的服务积分换取相应的照顾和服务,形成一种低龄服务高龄的良性循环。“积分制能够解决养老人手的不足,而政府购买的服务可以调动更多人参与养老产业就业,这适合40岁~50岁年龄段的人。”

  建议实行多级弹性退休制度

  “如果能够形成一个多级制的弹性退休,对于大部分人应该是有好处的,也不用硬性规定统一的退休年龄。”

  与建议居家养老服务纳入政府财政相对应的另一份建议是关于实行多级的弹性退休制度的建议。

  去年国家出台的延迟退休方案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人对这份方案反响激烈。“我参加了两场调研会议,大家谈起这个方案有不少意见,我要将这些意见反映上去。”梁凤仪认为,比起“一刀切”的延迟退休,方案应当考虑到性别、行业、工种的不同情况。

  调研中不少人反映退休年龄应当设置为男性60岁,女性55岁。“到了这个年龄后,应当实行弹性退休,弹性享受退休金。”她指出,相应地也实行退休金的分级制。比如,有人能够工作到65岁,享受的退休金就相对更高,不能工作到65岁,则划分退休年龄区间,分级享受退休金。“这样能够形成一个多级制的弹性退休,对于大部分人应该是有好处的,也不用硬性规定统一的退休年龄。”

  除了上述的3份建议,梁凤仪还撰写了一份建议,希望《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及《居民委员会组织法》关于每届村委会、居委会任期由3年改为5年,通过延长任期以确保基层自治组织的稳定发展。

  文/珠江时报记者卢浩能通讯员黄毅雄图/珠江时报记者方智恒通讯员黄毅雄

佛山市南海区人民代表大会

主办单位: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代表大会 地址: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南海大道北88号C座
联系电话:0757-86228549 电子邮箱:rd_bgs@nanhai.gov.cn 邮政编码:528200
南海区政务网络中心技术支持   粤ICP备09102853号  (广东省信息安全指引)  [佛山公安网站备案编号:44060502000167]

网站地图